习近平总书记牵挂的北京:胡同焕新生 运河展新景
李克强召开部分地方政府负责人座谈会:你们讲真话我们才能出实策
中央宣讲团在各地宣讲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

金正男妻儿下落曝光:经台湾逃亡至荷兰,后遭美国中情局带走

发布时间:2020-11-20  来源:凤凰网-东方网  字体大小[ ]

   原标题:金正男妻儿下落曝光:经台湾逃亡至荷兰,后遭美国中情局带走

  撰稿 | 记者 单珊

  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同父异母的哥哥金正男遇害后,其家人始终下落不明。美国《纽约客》11月16日刊出“自由朝鲜”组织领导者洪昌(Adrian Hong)的专访,他透露,金正男家人已被美国中央情报局带走,目前下落不明。

  “自由朝鲜”组织前称为千里马民防,最早于2017年引起外界关注,该组织曾声称将金正男之子金韩松及其家属移送到安全地带。

  2017年2月,金正男在吉隆坡机场被两名陌生女性用沾有VX神经毒剂的布块蒙住头部,在送院途中死亡。2019年3月和5月,两名嫌疑人印尼公民茜蒂艾莎和越南公民段氏香先后被释放。暗杀行动的的幕后人物,或将永远成谜。

  《纽约客》的这篇专访则还原了金韩松一家被转移的过程。

  金正男遇害后,金韩松致电洪昌求助,称想带母亲和妹妹尽快离开澳门。

  洪昌接到电话后,致电“自由朝鲜”成员兼美国前海军陆战队成员克里斯(Christopher Ahn),请他到台北护送金韩松一家,确保他们没被跟踪。当时身处马尼拉的克里斯随即飞往台北,与金韩松一家在机场碰头。

  根据克里斯的回忆,金韩松身高约178厘米,与克里斯见面时,金韩松穿着长袖衬衫和大衣,手里拎着旅行包。

  金韩松出生在朝鲜,儿时就随父母移居澳门,后来他曾在欧洲留学。金正男遇害后,21岁的金韩松本已获牛津大学录取,准备入学,但因为担心生命安危而放弃了学业。

  妹妹金松姬英语说得很流利,穿着牛仔裤,“像一个典型的美国十多岁少女”。至于他们的母亲李惠京,则是位美丽的中年女性。

  克里斯用英语和金韩松兄妹交谈,用韩语和他们的母亲交谈。当母亲问他们会发生什么事时,金韩松指着克里斯说:“我相信他,因为我信任洪昌。”

  碰头后,克里斯陪同金韩松一家到有私人房间的贵宾室休息,母亲和妹妹在一个房间,克里斯借给她们一台iPad,让她们观看Netflix影片。克里斯和金韩松则在隔壁房间休息。

  大约18小时后,洪昌致电克里斯,称有国家同意收留金韩松一家,并已经购买三张飞往荷兰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机场的机票。

  但当金韩松一家走到登机闸口,地勤人员检查他们的护照后,却称他们无法登机。金韩松一家随后返回贵宾休息室。

  数小时后,两名男子出现,其中一人是韩裔美国人,另一人是较年长的白人,自称是美国中情局探员。克里斯向金韩松提醒,“在我们知道发生什么事前,我觉得你不应该跟任何人交谈”。

  翌日早上,机场人员协助克里斯重新预订前往阿姆斯特丹的机票。自称来自中情局的韩裔美国人表示,将陪同金韩松一家乘坐飞机。

  分别前,克里斯用手机拍摄金韩松感谢他和洪昌的视频,并自拍合影,作为“保险政策”,证明“自由朝鲜”没有绑架金韩松。

  三周后,这段视频被上传到YouTube,“千里马民防”和金韩松自此出现在全球媒体视线中。视频中,该组织表示,他们已“救出”金正男处境艰困的家人,并提供保护,将他们安置于秘密地点。

  “自由朝鲜”的团队在荷兰人权律师的协助下到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机场等候金韩松一家,但他们并没有出现。

  根据洪昌所指,金韩松曾致电表示,下飞机后他曾尝试从闸口离开,但被从侧门带往机场酒店。洪昌问对方是否想于荷兰申请庇护,金韩松同意,于是“自由朝鲜”的团队和律师到酒店大堂等候金韩松,但他未有现身。

  《纽约客》引述多名消息人士的话称,美国中情局带走了金韩松一家,他们是否身处荷兰或其他国家尚未可知。对此,中情局拒绝置评。洪昌自认,与金韩松一家失联是他人生中的巨大失误。

中国公共新闻网摘编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发表感言: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